“金陡山”上铸丰碑——追记泰安市岱岳区扶贫办原副主任、 大陡山村原党支部书记苏庆亮

时间:2018-02-01 信息来源:泰安市纪委监委网站 打印】【关闭

  “金陡山”上铸丰碑 

  ——追记泰安市岱岳区扶贫办原副主任、 大陡山村原党支部书记苏庆亮 

    24岁,他放弃乡镇机关工作,成为大陡山村带头人; 

    21年,他扎根基层,把一个出了名的穷村乱村,打造成了“泰山脚下民俗生态休闲第一村”; 

    46岁,他匆匆走完了生命的里程,用短暂的一生在“金陡山”上铸就了一座不朽的丰碑。他,就是全国劳动模范、山东省优秀共产党员,泰安市岱岳区扶贫办原副主任、大陡山村原党支部书记苏庆亮。他的突然离去,留给人们无尽的怀念和追思。 

  热血青春付桑梓 扎根基层勇担当 

  “我是土生土长的大陡人,父老乡亲需要我,不管有多难,我都要挑起这副担子。”20世纪90年代的大陡山村,是当地出了名的穷村、乱村、差村,三年换了两任党支部书记,依然没有摘掉“穷乱差”的帽子。1994年初,原天平乡党委决定下派时任党政办副主任、团委副书记的苏庆亮,回村担任党支部书记。那年,他只有24岁,虽然不是正式的国家干部,职务也不高,却是大家公认的有前途的好“苗子”。听说他要回村任职,曾当过生产队长的父亲坚决不同意:“村里情况很复杂,咱不能放下乡里的安稳工作,来捅这个马蜂窝。”虽然家人极力反对,但苏庆亮还是放弃了舒适的机关工作,回到了生他养他的小山村,挑起了带领群众治乱治穷的重担,一干就是15年,村级发展踏上了快车道。 

  “是为了全村父老继续留在村里干,还是为了个人前途重返机关工作?” 2009年,全省统一组织面向优秀村干部招考乡镇公务员,苏庆亮以优异成绩被录取。接到报到通知后,他心里却非常纠结。当时,正值大陡山村集体发展爬坡追赶的关键时期,很多发展项目刚刚起步,接班人还没有培养成熟,这让他去留两难。消息传到村里,群众都担心他们的好书记被调走,便推选了十几名代表到办事处“上访请愿”,说什么也要把他们佩服的“当家人”留下来。看到群众对自己这么信任,一名共产党员应有的担当促使他主动向区里、街道申请,继续留在村里带领群众发展。经过区、街两级协调,苏庆亮继续在村任职。由于工作突出,2011年11月乡镇换届时,他又被选拔为天平办事处副主任。面对又一次返回机关工作的机会,他心里放不下的仍然是大陡山村的发展,再一次向组织提出了留村任职的申请。有人曾问苏庆亮:“你到底想不想离开支部书记这个岗位?”他说:“我当然想离开,离开这个岗位我起码能睡得着觉。但看到我们村的发展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,群众又这么信任我,真的舍不得离开。” 

  “干工作就要有一不争二。”苏庆亮对自己、对工作的标准要求非常高,达不到自己想要的标准,就自责不已。一遇到难题疙瘩解不开,他就夜不能寐,常常凌晨两三点钟找来村干部商量办法。长期超负荷、透支式的工作状态,让苏庆亮积劳成疾,患上高血压、心脏病、神经性耳聋。近几年,他总是随身带着药片,实在撑不住了才到医院住上几天,却常常为了村里的事,拔下针头就走,医生都说他“你这是要工作不要命啊!”时间到了2015年,虽然经过几次住院治疗,但是苏庆亮的身体状况仍不见好转。上级党组织考虑到这个情况,决定不再让他兼任村党支部书记,到天平街道办事处工作,但仍然分管指导大陡山村的工作。经过一段时间的调养,苏庆亮身体状况有了好转。2016年3月,区委、区政府为了更好地推动扶贫攻坚工作,把大陡山村脱贫致富的经验推广到全区,任命苏庆亮担任扶贫办公室副主任。面对“小康路上不能有一户掉队”的扶贫目标,他仅用3个月的时间就跑遍了全区17个乡镇的82个贫困村,为精准扶贫工作东奔西跑,殚精竭虑,直到生命最后一刻。 

  咬定青山不放松 誓把旧貌换新颜 

  “只要能让大陡山富起来,就是让我搭上这条命,也心甘情愿。”上任伊始,面对穷乡僻壤、荒山秃岭,苏庆亮向党员群众立下铮铮誓言。 

  “大陡的出路到底在哪里?”为了找到好的发展路子,苏庆亮整整探索了8年。他先后尝试了作物套种、农机租赁等办法,都以失败而告终。面对失败,苏庆亮更加坚定了带领党员群众致富奔康的决心。他带着党员和群众代表到莱芜房干、浙江滕头、江阴华西等地参观学习,经过集思广益、反复讨论,确定了集体运作、靠山吃山、做大绿色产业的发展思路。 

  “认准了的事就要敢想敢干。”2001年,苏庆亮看准了苗圃产业的发展前景,在召开群众代表会商议建设集体苗圃时,多数群众不支持,万一赔了怎么办?他当场承诺:“我们13个党员干部每人集资1万元,先发展10亩,赔了我们个人承担,挣了归集体!”让大家没想到的是,这10亩苗圃当年就为村集体盈利5万元,群众心服口服。为继续做大绿色产业,苏庆亮先后十几次到南方学习考察茶叶种植,无数次邀请林科院专家来村指导,掌握了全套“南茶北种”技术,带领群众发展起有机茶园600多亩,成为全村的支柱产业,并辐射带动周边村发展茶园1500多亩。 

  “庆亮书记就是个‘拼命三郎’,干起工作来不要命。”大陡山村村民苏乾广心疼地说。在苗圃和茶园建设初期,为了看护好苗木,苏庆亮每天晚上带着铺盖,睡在野外用玉米秸搭成的窝棚里,一守就是两个月。2003年冬天,修建环湖路陡山桥,需要找到库底的排水闸阀,放水施工。当时,他刚刚做完阑尾炎手术,但二话没说,一头扎进两米多深的冰冷水中,经过反复摸索,终于打开了闸阀,使工程顺利进行。可他由于手术刀口尚未愈合,被冷水一激,造成了肠粘连,不得不再次住进医院。20多年来,正是靠着这种“拼命三郎”的精神,苏庆亮带领党员群众绿化荒山、发展苗圃、种植茶园、开发乡村旅游,克服一个个困难,发展起一个个集体项目,到2015年底村集体总资产达到1亿元,集体经营性收入突破500万元,村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.4万元,昔日的“穷陡山”、“荒陡山”变成了今天的“金陡山”、“绿陡山”。村集体也先后被授予全国文明村、全国生态文化村、山东省先进基层党组织等荣誉称号。 

  春风化雨润民心 为民辛苦苦也甜 

  “我是共产党员,有困难请找我”,这是苏庆亮代表广大党员对全体村民作出的郑重承诺。作为班长,他用实际行动带头践行,满腔热忱关心百姓疾苦,把群众当做亲人。无论谁家有困难,他都记在心上,千方百计为他们排忧解难。村民耿继翠的孙女查出患有脑瘤,需要住院手术治疗,他多次到济南帮着协调。痊愈出院后,耿继翠领着孙女来到苏庆亮家,一定要让孙女记住这位大恩人。张德海是村里的独门独姓,身体常年有病,两个孩子年幼,家庭生活十分困难。苏庆亮一直牵挂着一家人的生活,帮助他翻修了旧房子,还定期资助两个孩子上学。当得知苏庆亮去世的消息后,张德海这个农村汉子,放声痛哭了大半天。 

  “说一千道一万,让群众幸福满意是关键。”浇地难是山村群众最期盼解决的问题,也是村里最头疼的难题。经过多方研究探讨,需要在南山修建一座扬水站引水上山,苏庆亮没黑没白一年到头盯靠在工地上,工程竣工前的关键时期,爱人住院生孩子,他硬是没回去看一眼,等扬水站建好了,孩子也已经出生三天。多年来,他时刻挂念着村里的老人,村集体富裕后,他为60岁以上的老年人全部加入了“银龄工程”、城镇医疗保险和新农保,在医保报销的基础上,村里再补贴35%的药费,另外还为每名老年人每月发放100元的生活补助金。对退下来的老同志,安排他们担任集体经济项目负责人,既促进了村里发展,又让他们老有所养、老有所为。 

  “谁心里有群众,群众心里就有谁。”有一次,苏庆亮生病,家住村西、90岁高龄的王奶奶知道后,一大早就迈着小脚,走了两个小时到家探望。看着因劳累过度病倒在床的苏庆亮,老人眼里含着泪说:“孩子,你可不能得病,全村都指望着你呢。我要能替你多好啊!”苏庆亮出殡那天,80岁的村民宁洪芳泣不成声:“每年过年的时候,庆亮都领着媳妇和孩子来拜年,又送鸡蛋又买面。20年了,年年都是这样。” 

  克己奉公守清贫 党性坚强铸丰碑 

   苏庆亮的家里,没有豪华装修,没有名牌家具,但满墙的奖状却是他的“无价之宝”。任职21年来,他没收过群众的一瓶酒、一包烟,有时帮群众办了事,人家给他送箱酒、拿条烟,放下就走,可每次他都坚决不收,再让家人原封不动地送回去。以前,苏庆亮喜欢喝茶,对茶很有研究,但自从村里有了茶园,他就戒了茶,有人问他,他解释说,“其实我也不是不想喝,主要是怕别人说自己沾集体的光,影响村干部形象。”别看村里富了,可苏庆亮一直很“抠门”。2013年,村集体收入已经达到300多万元,他带着村干部外出考察茶叶加工设备,总是到小饭馆点面条吃,为的就是多给村集体省点钱。 

  “要让党员群众信任咱、跟着咱走,咱自己先得行得正。”苏庆亮生前经常把这句话挂在嘴边,每天早上7点准时召开“两委”干部碰头会;每月召开一次全体党员会,雷打不动,由他探索实践的村级“四三工作机制”、农村党员“挂牌亮诺”等制度,在全区得到推广。头几年,针对群众反映最强烈的土地分配不均问题,他对村干部提出一条原则:好的地块必须先让给困难户,孬的分给村干部。由于干部带了头,整个土地调整过程公开公正、进展顺利。有户村民不相信村干部有这么高的觉悟,怀疑他们变着法沾便宜,夜里偷偷丈量了苏庆亮家的地,结果不但不多,还少了半分。 

  “如果没有家庭的支持,我也到不了今天,我可以拍着胸脯说,我蛮对得住老少爷们了!但实实在在地讲,我对不住家庭。”苏庆亮结婚时,因为条件所限,小两口没有拍上一张婚纱照。这些年,每到结婚纪念日,妻子就问他,“哪天你能抽点空,咱俩也补上一张婚纱照吧?”他总说,“忙过这阵子吧。”没想到,这个再简单不过的愿望却成了永远的遗憾。上大三的女儿,从来没和父亲一起过一个完整的周末;儿子已经上初中了,他也从来没有参加过一次家长会;父母年事已高,母亲因糖尿病导致失明,作为独子,很少有时间陪在父母身旁照顾,他把一生的精力都献给了大陡山村。去世前,他全家的存款仅有十几万元,一家三代六口人住在村里的平房里。如今他走了,顶梁柱塌了,年迈的父母承受着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痛,尚未成人的孩子失去了大山一样的依靠,家里一下子变成了困难户。 

  苏庆亮走过了短暂的一生,他用自己的一腔热血,描绘了一名共产党员为党和人民的事业无私奉献的光辉形象。他的生前事、身后名,永远激励着大陡山人,也感染着千千万万熟知他的人们·····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