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间:2018-03-06 信息来源:泰安市纪委监委网站 打印】【关闭

  正月十五,圆圆的月亮放着冷光,那么高高地悬着。按照家乡的习俗,正是给故人上灯的时候。 

  我们姐妹几个拿着自制的油灯(萝卜旋的灯身,棉花做的捻子,花生油做燃料)来到父母的坟前。天气很冷,瑟缩在寒风中的我们,精心呵护着眼前如豆的灯花,灯花模糊了,眼前的一切模糊起来,映出父母慈祥的笑脸…… 

  生活中离不开灯,也正是在灯的伴随下,我们走过了天真烂漫的童年和踌躇满志的青年时代,以至各自成家立业。小时候,家里点的是煤油灯,那时侯煤油紧张,一般是按人口凭票供应,尽管我家殷实富足,但煤油却不比别人家多,所以用灯时还是比较注意节俭的。 

  那时母亲常常念叨一句话,“赶早不赶晚”,催促我们几个学习,所以我们总是在天黑以前就把作业做完,除非大考,很少有挑灯夜战的时候。父亲总是说,睡觉前寻思寻思,想想白天学的东西,象放电影一样滤一遍,不会的明天再看看,比一个劲地读更有用。我们几个总是比较听话地按父亲的说法去做,但也有读书入迷的时候,每到这时,父母总是很慷慨地把灯点上,让我们围灯夜读,母亲则在一旁就着微弱的灯光飞针走线,还不时地瞅我们一眼,眼里漾着幸福,透着希望。 

  那时侯过年时,家家户户都给孩子做身新衣服,大都靠手缝,孩子又多,所以做衣服是个工作量很大的问题。后来,我家买了缝纫机,那在村里可是头一家,用缝纫机比起用手缝可快多了。很快,大姐就能熟练地做褂子、裤子了。春节前,四邻八舍总是拿布来让大姐做(义务劳动,有的过意不去就拿个线辊,有的什么也不拿),白天做不出来,只好打夜战,父母总是毫不犹豫地帮大姐点上灯,直到深夜。这样,为了给别人做衣服,老早就把煤油用完了,于是,东家一点,西家一点,给我家送煤油。后来,母亲总是提前攒一点,尽量不让别人送。过个年,大姐都要瘦一些,母亲好心疼,但看到别人家的孩子穿上新衣服,她还是很高兴。 

  后来,生活不断改善,煤油也敞开供应了,灯也越来越高级,先有了罩子灯,后来又有了瓦斯灯,再后来有了电灯和各式各样的节能灯。但那缺油少灯的岁月却让我们回味无穷,是那时,我们懂得了“赶早不赶晚”,无论学习还是工作,时刻不敢懈怠;是那时,我们学会了“天天晚上‘放电影’”的学习方法,后来逐渐延伸到工作和生活中去,学会了经常总结;是那时,我们理解了父母宁亏自己也要帮助别人的无私情怀。 

  灯油慢慢耗尽,灯花渐渐变小,天空那一轮冷月仍旧那么悬着。我们在泪眼朦胧中渐行渐远,父母却象悬在我们心头的灯,照亮我们前行的路…… (岱岳区委巡察二组 赵兴鸿)